活動回顧
1377次 活動回顧 2019/03/25 分享至

【民众講壇】探討物管行業最低工資


  立法會日前一般性通過修改《物業管理業務的清潔及保安僱員的最低工資》法案,建議現行最低工資時薪由三十元調升至三十二元。

  由民众建澳聯盟主辦,澳門匯賢社協辦的“民众講壇”昨日下午三時在民建聯綜合活動服務中心舉行,邀請社會綜合研究學會會長葛萬金、澳門物業管理業商會副理事長楊光、民聯智庫理事長陳冰冰、民眾願景理事長許龍通、海名居管委會主席劉偉杰及民众建澳聯盟理事長李良汪等出席,就“最低工資爭不休、如何釐定最可行?”議題發表意見。



    葛萬金指物管兩工種最低工資僅加兩元是追不上通脹,又認為社會有聲音指加幅轉嫁到業主的說法是“狼來了”,因仍要視乎大廈伙數及管理員數目而定,未必需要即時調整管理費。


  他又認為社會協調常設委員會勞資雙方的代表性不足,擁有龐大勞動力的博企及金融界均沒有勞方代表在其中,資方代表亦缺乏中小企的僱主,社協勞資方成員應更廣泛以及多元化,包含不同界別的聲音。


  楊光預計是次調升最低工資會較二○一六年開始實施最低工資的影響小,業界早前通過調查,預料最低工資時薪加兩元會為大廈管理費帶來百分之五至百分之十的加幅,超過一成的相信不會太多,具體視乎大廈伙數和業主對服務要求而定,“最低工資嘅調整一定會造成成本的增加,而成本一定會轉嫁畀小業主。”


  他又指出本澳五千多座住宅大廈中,只有約十分之一已成立業主會,希望政府給予業界及居民時間消化,尤其是沒有業主會的大廈。


  劉偉杰以該大廈現時物管人員時薪約四十一點五五元為例,指出最低工資再調升兩元後,會加重市民負擔。又指出政府在未推出物管最低工資前有低薪補貼,但推出最低工資後,卻把責任轉嫁到基層市民身上,令小市民百上加斤。


    陳冰冰指出最低工資的法案保障“打工仔”的權益,值得支持,但政府對於是次最低工資的修法處理略顯不足。設立最低工資並非單單是勞資雙方間薪酬的問題,亦會引起一系列就業權益的問題。

  她建議政府應該公佈實行最低工資的時間表,將資訊透明化,讓市民清晰了解最低工資法案;同時對於弱勢群體,例如︰銀髮族及殘疾人士,她建議針對弱勢群體訂立有關的生產能力評估制度,以保障他們的就業權益。


  許龍通表示最低工資實行等於將原有政府的低薪補貼轉假在業主及市民上,加重市民的負擔;他質疑出最低工資由三十元調升至三十二元,是否有一個科學標準和依據。他促請政府實行最低工資時亦要保障本地居民就業,同時建議政府關注其他行業的低收入保障。


  李良汪促請政府推動修法的同時需考慮對物管行業及大廈管理造成的影響,並提供措施支援;又建議物管公司若因最低工資調整而要調升管理費時,需清楚列明加幅原因及相關費用成本,減少爭議。


  他亦建議社協恆常邀請社會人士及專家學者列席會議,共同發表意見,並制定討論時間表、與議題相關的科學計算機制,避免勞資雙方經常陷入僵持局面而影響社會發展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