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生政論
1531次 民生政論 2018/11/26 分享至

【施政方針答辯】宋碧琪關注公職人員及法律人才培育問題


  立法會明年度行政法務範疇施政方針辯論昨日進入第二日討論,議員宋碧琪與司長陳海帆展開辯論。


發言全文如下︰ 

  今年是祖國改革開放四十年,在前些日子,國家主席會見了港澳社會各界人士,再次強調及肯定了港澳在祖國改革開放發展的獨特位置和貢獻,更對港澳提出了四個“更加積極主動”,為港澳未來的發展指明了方向。司長,國家已進入了全面對外開放的新時代發展大局,澳門也已站在一個全新的歷史發展階段,特區政府的擔當作為更要站在一個全新的歷史高位,才能帶領澳門走進新時代的發展大局。

  雖講明年是第四屆特區政府的最後一個施政年度,但也是承前啟後關鍵的一年,尤其是澳門在粵港澳大灣區規劃中的重要關頭,工作與任務仍是無比的繁重,並不是夠鐘走人就完事,而是要以更高的自我要求推進澳門發展。特別在面對內外發展的要求時,如何練好內功迎接挑戰,仍然是當前特區政府最須要思考的重要問題。

  要練好內功,首要還是要靠人,正所謂:众人拾柴火焰高,所以要做好工作,排頭位要做的事還是要做人的工作。今日,要同司長探討一下兩類人員的情況。


一、公務人員

  公務人員是我們社會發展中最重要的一支隊伍,要團結起這支龐大的隊伍雖然講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為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想法,但要團結起也並不是不可能的事。就以今次應對台風山竹來講,每一位公務人員都全力以赴,精誠合作,團結一致,保障了廣大居民的身命財產安全,得到了社會的一致好評、肯定。若果,這一種團結的精神能得到延續,對社會的來講是有莫大的卑益。

  不過,環顧現時的公務員隊伍,一遇到事情各顧各的情況仍時有存在,尤其在領導層方面,不知道為何大家好似溝通不到?好似打擊非法旅館的工作,一個司就話要修法刑事化,另一個司就話刑事化不好,但係,司長,對於居民來講,您叫他們又情何以堪呢,日日受到非法住宿的影響,不要講太空倉那樣離譜,後面還有什麼更離譜的事會出現呢?大家都估計不到?作為居民來講,到底這個定時炸彈,政府怎樣拆呢?為何這兩個司不可以好好地坐下傾一傾對策呢?為何大家不可以好似應對台風的工作那樣,團結一致去做好打擊非法旅館工作呢?到底跨司跨部門的協調機制是怎樣的呢?


  講完領導層的公務人員,我也想講一講前線公務人員的情況。司長,昨日有同事講到“肥雞餐”的問題,您就回應無共識難推,但是司長,這件事,在我們這個議會都講了很多年,政府仍以難來講,講不講得過去呢?難是肯定的,但重要的是政府有無心想去做。

  司長,如果有機會,您可以去聽一聽一些基層公務員的心聲,他們由年輕入行做體力工,好似郵政局的一些同事,現時年紀大了,體力未必可以跟得上,但仍要做粗重工真是未必頂得上,為何不可以在退休的制度上因應這些情況先作試點去推“肥雞餐”呢?況且,這部分想走的人,您用退休制度硬性留下他們,對我們的行政體系的運作又是否有利呢?人的軀體留下,但人的心不在,到底對政府的行政運又是否最好呢?

  另一個要提出的問題是實位和非實位的問題。司長,您在公職那麼多年,相信比我更了解,為何一些非實位的公務人員那麼關注這個問題。司長,一個到期就要隨時走得,這樣的環境,您叫他們怎樣可以安心工作呢?想向上流動去進修兩年,就要辭職先可以再講,上到位後被人叮下來分分鐘連份工都沒有。司長,在您一上任,我就向您提出這個問題,當時話會研究不具期限合同人員納入編制內,或與編制互通的可行性,但兩年多時間過去了,司長,到底政府將會怎樣去處理,讓這些非實位的公務人員能得到應有的公平對待呢?


二、法律人員

  隨著未來的區域融合發展及中葡平台的建設,社會對熟悉兩地的中葡法律人員需求越來越多。其實,我們現時一些大學都很努力,每一年都培養了不少熟悉本地法律的人才,但要面對社會的需求,可能仍有差距,到底未來政府可否加大力度推出一些措施,支援這些人才再到內地或葡國深造,以培養更多的中葡雙語法律人才?

  法律人員要成才,認證制度是關鍵,但因為澳門現時的法律認證是比較分散,如律師有律師制度、公證員有公證員制度,若果要發展成綜合人才,一個人就要考多個試,十分費力費時,曾有建議參考內地的國家司法考試制度模式,推動本澳的法律人才發展,司長,到底政府對司法考試制度的考慮是如何呢?



政府回覆︰

行政法務司司長陳海帆


  就意見把經營非法旅館刑事化,將檢控處罰非法旅館權限交由警方,加大阻嚇的提問,行政法務司司長陳海帆回覆稱,暫時沒有計劃去修法改變現有的制度以刑事的方法來處罰經營非法旅館。

  而實位和非實位的人員編制問題,她表示目前合同制度及實位人員的編制制度兩差別不大,也正趨向統一的情況。政而現時政府有很多編制位置還未填滿,會通過考試制度去實現。


行政公職局局長高炳坤


  行政公職局局長高炳坤補充說,往過本身合同(非實位)人員進入編制本身必須通過一定的考試,而相關的考試也是從最低級開始進入編制,而對於過去已進入編制的人員,事實上晉升時間方面有別於合同的制度,為此,需要在以公平公正的角度去考慮原有的合同人員在通過考試方式進入編制後的職位,是否和原有的職位中有差別問題,這一串問題都需要考慮當中。

  而編制的原意,是針對特區政府整體各個公共部門所必須需要展開工作而定,而編制數目是限制於目前合同人員進入編制的比例和方式,就此兩大問題會進行相關深入研究方案,聽取各公務人員的意見提出進一步措施。